“中国再制造”期待重新出发 - 行业资讯 - 山东能源重装集团大族再制造有限公司

 首 页   走进大族   新闻中心   产品展示   党建工作   安全生产   科技创新   企业文化 
山东能源重装集团
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资讯  > 正文
“中国再制造”期待重新出发
2017-07-04 13:00:07  点击次数:785次  

再制造是相对于制造而言的,制造是把原材料加工成适用的产品,而再制造是将失去使用性能的废旧产品进行修复改造,使得其质量和性能等同或高于原型新品。
10年前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做好建设节约型社会近期重点工作的通知》和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循环经济若干意见》中就指出:"支持废旧机电产品再制造",并在《"十一五"规划纲要》中明确要求大力发展再制造。
此后2011年,在国务院印发的《"十二五"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》中,圈定了节能环保领域的八大重点工程,其中一条就是再制造产业化工程--支持汽车零部件、工程机械、机床等再制造,完善可再制造旧件回收体系。
10年过去了,再制造相关项目试点已遍地开花,但与其巨大的发展潜力相比,行业的规模效应、经济效益以及节能减排作用仍有待进一步发挥。
试点单位加速布局
4月11日,位于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的循环经济产业园突然有动静。
按照计划,中国设备零部件再制造产业联盟,要在繁昌县建立全国首个省级再制造产业联盟。繁昌,这个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中下游、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小县城,被寄予厚望。
工信部、发改委此前分别于2009年、2014年公布了两批再制造试点企业和部分园区的名单,按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相关人士的分析,第三批以单位形式的试点因此不会再度出台--通过发展产业联盟、产业示范基地的模式将成为推进再制造相关领域前行的主力军。
这一理念与彭兴礼不谋而合。他目前是中国设备零部件再制造产业联盟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,常年致力于再制造技术研究一线,其创办于1992年的北京奥宇可鑫表面工程技术有限公司,在第二批试点单位名单中,序列第一的位置颇为显赫。奥宇可鑫此前已在北京、河北沧州、黑龙江哈尔滨相继成立了合作基地,此次牵头成立安徽省再制造产业联盟,正是要解决目前业内颇为头疼的人才培养、工程服务以及再制造产业化发展的问题。
特别地,不管是地理位置,还是繁昌未来的发展空间、示范效应,彭兴礼都颇为看重。为此他在当地成立了安徽奥可再制造工业园建设投资公司,拿到了500亩可供开发的土地。为了在繁昌搭好专家队伍、做实产业落地,彭兴礼还特地邀请了九三学社北京市委、九三学社安徽省委的业内专家,一起到繁昌研讨,并挂牌成立了九三学社专家站。
几乎与此同时,在长江经济带的其他城市,布局也在悄然加速。上海市经信委此前发布消息,今年上海再制造产业将继续领跑全国,年产值有望达到50亿元,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/10,一些合资企业占据重要位置。而就联盟成立的前一天,首批两家试点产业聚集区之一,浏阳制造产业基地,也签约了第13家再制造相关的企业。
不过,另一家同样位于长江经济带的首批试点产业集聚区,重庆市九龙工业园区,却在其官网发布的《工业新城千亿级园区锻造之路》去年全年的业绩总结中,对"再制造"只字不提。
行业三大壁垒待破
根据该联盟核心成员之一、中国机床总公司销售与技术服务公司副总裁梁枫的计算,长三角地区仅机床企业就有1530家,占全国总数的26%,如果能形成示范,做到全国市场,约有800万-1000万台机床,按照3%的淘汰率、6万元每台的改造费用,则将有180亿元的收益。
"以前安徽淮南、淮北等地的矿山企业利润丰厚、资金充足,大型机械坏了直接换新的就行,但现在就会在成本比较后选择维修。"合肥工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、该联盟九三学社专家工作站成员陈文琳分析。而相关数据显示,这类工程机械目前有290万台,将近80%的在役工程机械即将超过保质期。
除此之外,再制造覆盖的主要领域还包括汽车和内燃机,保有量分别突破了1亿辆和4亿台,按照彭兴礼的估计,这些市场如果都能纳入再制造的范畴,总产值将是1500亿元。
"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不过,没有困难,也就用不着我们了。"彭兴礼说,虽然美国再制造产业规模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、近100万人从事再制造行业,但再制造在我国依旧属于新兴产业,"空间广阔但也道路坎坷"。
一是行业规范不明、分类不清。"目前中国的再制造市场的确很广阔,但分类并不清晰,也没有相关的行业规范和标准。"联盟成员之一、北方工业大学教授朱远志根据自己在美国做研究的经验分析:"从分类学的角度看,目前再制造领域的分类过于零散,究竟哪些行业需要再制造?哪些不需要?要像麦当劳一样,成体系、有标准。"
安徽省机械研究学院院长、专家站成员蔡永武也举例分析说,汽车有报废标准,那么再制造也应该有标准,根据不同品质的再制造定义不同的档次和价位。
二是体内循环动力不足。体内循环即企业仅修复自己品牌的产品,实现再利用。"这也是相关部委最开始倡导的主题,但2013年之后换了新说法。"彭兴礼介绍说,由于再制造需要恢复甚至超过原有性能和质量,需要引进新的设备和资金,反而不如制造新机器省事,因此很多企业开展再制造缺乏动力。
合肥工业大学机械制造系硕士生导师、专家站成员杨沁还提出了一种可能性:由于产能过剩,很多设备不是不够用,比如汽车,常常是直接报废。
"这一问题的解决,需要国家的大力支持,通过'以旧换再'等方式支持企业节能减排。"彭兴礼说,"实际上,为了环保,国际上倡导再制造设备的使用量非常庞大,这类批量化的再制造可以节约更多能源。"
三是企业对外授权动力不足。目前再制造需要具备三个条件,国家试点、第三方检验合格以及厂家授权。但在多位专家站成员看来,由于企业授权外部企业进行设备再制造,由于再制造的产品与原型新品相当甚至更好,势必影响到企业新品的销量。更极端的可能是,一些企业的产品为了防止被"再制造",可能在制造产品前就故意让其不易修复,以保证产品利润。
"这个问题的解决,一定需要多方的诚意协调,同时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出台相关的标准,九三学社专家站也可以深入实际调研,研究出切合行业整体发展需求的方案,供政府部门参考选择。"彭兴礼认为。
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首次提出要实施"中国制造2025",加快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。作为制造业"循环系统"中的重要一环,从制造到再制造的产业链条如何打通,经济、社会效益如何兼顾,也是应该考虑到2025年的问题之一。
尽管前路漫漫,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,在为再制造产业发展奔波辛劳十余年的老兵眼中,不管即将部署的"十三五"规划中再制造产业会位于何等地位,他们都将通过技术突破和行业联动,在循环经济的道路上一路前行。(来源:中华工商时报

关闭窗口